欢迎光临酷生活时尚网 让智能生活更精彩! 登录 | 注册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住行住行
举报华大基因真相:举报人称遭再三追杀
时间:2018-6-28来源:默然浏览数:(5726)
(转自搜狐上游财经)6月27日,中国基因测序界龙头企业深圳华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华大基因”),对于天涯论坛用户“独狐九剑王德明”的举报做出回应,称其行为属恶意诋毁。

      (转自搜狐上游财经)6月27日,中国基因测序界龙头企业深圳华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华大基因”),对于天涯论坛用户“独狐九剑王德明”的举报做出回应,称其行为属恶意诋毁。

      此前的6月14日,天涯论坛注册用户“独孤九剑王德明”发布了一则《举报华大基因伪高科技忽悠欺诈涉嫌贿赂官员,大规模套骗国有资产》的文章,向江苏省人民政府举报华大基因在江苏省众多城市大范围与地方官员接触,愚弄主政官员,忽悠、欺诈、并涉嫌不正当接待和以赠送基因检测细胞储存服务贿赂相关官员,借官员权力影响和主导合作,骗取国家土地资源,搞房地产开发,套取国有资产等。

      举报人“独孤九剑王德明”告诉时间财经,他们本来想安安静静等结果,但对方动用公安局想抓捕他们。而且在被公安局传唤和审讯过后没事了的情况下,仍遭到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追杀”。“我也去找过汪建(华大基因)了、找过杨焕明,绝望下的无可选择(只能选择举报)。”

      时间财经追问如何被“追杀”,王德明并未进行解释。不过,6月12日“独孤九剑王德明”曾在天涯社区上发帖称,当天下午三点被南京公安局做笔录,并表示他可能被跨省抓捕。

      据举报人“独孤九剑王德明”介绍,他们(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已在5月向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民事起诉了深圳华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该起诉已于6月1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

      或受此消息影响,华大基因27日开盘就低开低走。截至6月27日收盘,其收盘价为101.19元/股,大跌8.28%,成交量达到了一个半月以来的峰值,股价有进一步下跌的可能。

      公开资料显示,华大基因成立于1999年,先后完成了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中国部分”(1%,承担其中绝大部分工作)、国际人类单体型图计划(10%)、第一个亚洲人基因组图谱(“炎黄一号”)、水稻基因组计划等多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基因组研究工作,是国内龙头基因企业。

      华大基因董秘徐茜对时间财经说:“这个是网络传闻,我们今天会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规定,出澄清公告。”华大基因在今天上午发布的声明中也提到,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南京昌健”)因未能履行主要合同义务,已经与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解除全部合作关系。解除合同期间,不断造谣生事,多位华大员工受到骚扰甚至威胁。为避免对公众造成误导,华大基因已于2018年5月29日在《江苏金融时报》发布相关声明。

      江苏南京市卫计委的相关人员向时间财经表示,南京昌健与华大基因此前确为合作关系,后闹出纠纷合作结束。但属于商业纠纷卫生系统并不掌握讯息。

      对于举报中华大基因骗取国家土地资源,搞房地产开发的焦点问题,国土督察地方局的相关人员通过内部查询系统检索了“华大、基因”,两个关键词并未检索到有土地供应情况。

      该工作人员向时间财经介绍,查询不到信息可能存在两种情况:首先是,查询对象或用别的公司进行供地登记。其次是,项目是“产能融合”,处在前期的基础开发阶段,尚未到供地阶段。不过,即便华大基因通过其他公司得到了土地,几千亩土地的运作规模国土督察也能通过遥感影像监测到。目前,尚未发现大规模动土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6月27日中午12时,天涯论坛上“独狐九剑王德明”的举报帖子突然被删除。

      王德明举报华大基因或者说南京昌健起诉华大基因的根本原因,是在“国家基因库”的使用权上。

      华大基因一再提到的《关于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冒充“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声明》,发表在2018年5月29日《江苏金融时报》上。

      时间财经找到了当日的这篇报道,报道称:

      针对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南京昌健誉嘉”)以“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名义开展市场活动、发表相关言论的行为,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作为国家基因库的运营方,严正声明如下:

      1、我院从未以任何形式授权南京昌健誉嘉以“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名义开展市场活动、发表相关言论,亦从未以任何形式授予该公司员工王德明“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主任”之身份,南京昌健誉嘉及王德明的所有行为、言论均不代表国家基因库的立场、观点。

      2、南京昌健誉嘉与我院曾为技术服务合作关系,而并不存在名称的授权使用或实体的授权运营关系。鉴于合作期间该公司根本违约,我院已解除与其全部合作关系。

      3、国家基因库是服务于国家战略的国家级公益性创新科研及产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是支撑中国生命科学与生命经济发展的资源与基础能力平台。南京昌健誉嘉及王德明的行为、言论已严重损害了国家基因库的声誉,扰乱了国家基因库的运营秩序,并对公众造成误导,我院对此表达严厉谴责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但举报人王德明描述的显然是另外一个版本。他对时间财经拿出多份印有“南京公证处”公证的材料显示,“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是由深圳华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与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共建成立,起诉华大基因科技和华大研究院污蔑南京昌健名誉,并要求公开赔礼道歉。

      理由正是华大基因“关于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违法冒充‘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声明”中,违背事实否认南京昌健的身份,并对其进行污蔑。

      对于华大基因声明不存在“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为名的事业单位、民办非企业单位或其他独立的社会组织,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越对时间财经表示,这或是华大基因玩了一个法律用语的手段。因为“国家基因库”只是一个称号,并没有独立法人主体资格,所以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确实不是事业单位、民办非企业单位或其他独立的社会组织。但是华大基因是否将这个称号授权给了南京昌健来运营。这要看劳动合同和授权书来判断,公证材料只能作为辅助。

      王德明表示,他们有华大基因的授权书,且签订合同后因恰逢“魏则西”事件,南京昌健业务受打击很大,华大基因明确不对南京昌健做任何业务考核,直到国家正式出台关于细胞方面的法律法规。由此,王德明认为华大基因没有资格单方面取消合作。

      蹊跷的是,时间财经几次向王德明协商查看合同,王德明均以合同涉及保密条款,只给出了合同封面及盖章页,合同标题为“国家基因库技术服务合同”。而关于合作到底是华大基因所说的技术服务还是被授权了国家基因库的称号,他只说有授权书,但并未能提供相关材料以及双方合作和解除合作的时间。

      张越律师表示,关于江苏运营中心的身份以及南京昌健是否被授权,只有等待南京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结果,审理最长时限为三个月。有没有被迫害?

      在公开举报信中,有一则细节牵动人心。王德明讲道,北京誉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梁松总、廖均岳总被跨省抓捕拘留37天,在此期间梁总的儿子梁博辰小朋友失踪至今仍未找到,生死未卜!

      时间财经电话联系到北京誉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梁松(以下简称“北京誉马”),他对时间财经表示,北京誉马是授权运营国家基因库京津人类细胞分库,有授权书,并已于2016年五月后开始接收公众捐献样。北京誉马比江苏运营中心还多一张经营基因公共库的合同。但华大基因方面单方面解约,导致公司背负四川成都合作伙伴大量债务,梁松和廖均岳被拘留37天,誉马方面坚决不同意解约。和华大基因当时的沟通邮件,公司均已公证。

      与王德明的举报信内容存在明显区别的是,梁松表示,他的儿子并没有失踪。他对王德明并不了解,只是因为华大基因的事情才产生交集,对王德明举报信中提到的土地、房产等相关问题并不知情。

      简而言之,梁松、廖均岳被拘捕37天为真,跨省抓捕为假,小孩失踪为假,举报信或存在夸张成分,或梁松迫于某种压力说谎。那么,这个神秘的王德明到底是谁呢?

      由于王德明的公开资料甚少,时间财经尽量根据报道梳理出一个大致轮廓。

      按照一篇自媒体在2015年的报道称,王德明出生1987年做过医生、做过医药代表、医疗行业猎头、XX网健康医疗媒体记者、南京医元天下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等。

      今年31岁的他一直极力反对采集脐带血,由此引起不少口水战,被拥护脐带血的人口诛笔伐。与华大基因产生纠纷以来,王德明拿着起诉书四处奔走,堵院士、找市长,他把自己形容成一个战士。

      天眼查显示,现在王德明拥有4家公司,除了是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的监事,还是江苏医元天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监事、南京友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人和总经理、南京医元天下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法人、董事长。

      王德明与华大基因合作应该发生在2016年4月7日,这是王德明提供的南京昌健与华大基因技术合作合同的签署日期。

      王德明在举报信中重点提到的华大基因或存在利用建国家基因库分库等为幌子和名目,套骗土地资源和政府财政补贴的行为。但他没有直接证据,而是提供了大量的相关报道。比如,他提供一篇发自于华大基因官网上的时间为2016年4月17日,题为《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成立,4月起正式接收样本》文章,以此来证明华大基因或存在骗取土地行为。

      时间财经查询了当日的华大基因官网报道,并未找到该篇报道。如果确实存在某某中心成立,那或符合前述国家土地督察地方局工作人员所说的“产能融合”项目的前期阶段。目前,这一关键信息尚无更有力证据。

       张越律师表示,报道不能作为法律证据,公证也只能作为辅助材料,只有合同和授权书才具备法律效应。但对于这场与中国龙头基因公司的对决官司,王德明似乎过于乐观。他说:“只要不死就不输,邪不压正。”

(原标题:)
(责编:小荷妹)
上一篇:两个信号显示 房价下跌大局已定
下一篇:世界杯揭幕战阿拉之剑欲刺向北极熊
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酷生活”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酷生活,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转载、下载、摘编、或建立镜像等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酷生活”。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其他网站”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酷生活”,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您若对作品版权、稿件处理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酷生活网联系, 邮箱:2948360200@qq.com 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处理时间:10:0018:00